一花逝一

谢谢你能点进来

是个冷cp专用小号,其他的看简介啦www

【枭羽】南迁

关键词:告别,飞鸟轨迹,杀手


是在群里看见的梗,超短文


打个be预警,杀手并不是一个人


私设海螺还可以打电话


注意cp标识,希望给你好的阅读体验


////////////


——他是信马由缰的鸟。


〈〈


你知道吗?我又梦见了那只鸟。


漂亮的羽毛像雪,又仿佛漂浮的云。我看见它衔着一束红玫瑰,烈得刺眼。


它向我飞来,往南方振翅,不曾回过头去看看山川河海。


〈〈


我醒来已经三天了。


我感觉自己忘了很多事,闭上眼睛也只能看见血和碎石。教堂的牧师小姐每天都忙进忙出,临时搭建的避难所里也进进出出许多担架。我问了一位断了腿的老伯,他告诉我这是天灾。


地软得像水,天都要塌下来似的。老伯说,好多人跑不动啦,就给埋在地下。能出来的都是风神护佑。


说话间房屋再一次震动,整间屋子瞬间鸦雀无声——不幸中的万幸,这次并没有落下什么东西。我记得有个很小的孩子在之后便一直哭,他的母亲死死抱着他,声音和手都在发抖。


好像小时候艾德琳也是这样哄我们俩睡觉。


〈〈


今天骑士团的年轻人来换班,我认出那是你手底的新人。


我向他打听你的消息。


凯亚队长一切都好。他看上去有些疲惫,但仍旧尽责地回答我的问题。他也想要确定您的安全。既然在这里遇到您,我也好回去有个交代。


像是悬在空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突然消失不见,这大概是受伤以来最庆幸的事了。


〈〈


今天天气很好。


我前几天收到了埃泽的口信,看来他也没什么大碍。伤愈之后我清点了目前酒庄仍旧完好的财产,然后捐出一部分用于接济人民。蒙德现在看不出丝毫诗乐之城的模样,随处可见断壁残垣,可摘星崖上的蒲公英却依旧茂盛。


——对了,我会顾及一些骑士团忽略的地方。


我很久没有在天明时登上这处高地了。在提瓦特游览指南上说它是离星星最近的地方,可现在的天空哪里还有星星?我在山脚救下一个被哥哥护在身下的弟弟,醒来后他很虚弱的抓着我的袖子,问起他的兄长。


成人的想象力太匮乏了,我想不出浪漫的借口,就只能闭口不言。


你的哥哥在养伤哦。好在修女小姐适时出现。小西要乖乖吃药,和哥哥一起加油好不好?


但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呢?


很快啦。修女小姐揉了揉他的头发。等到鸽子们都往北飞,哥哥就好了。


〈〈


可是它从来都只在南方飞翔。


〈〈


那只海螺响的时候,我便知道那头是你的声音。


当时从群岛把它带回来时,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用处不大的装饰物——直到发现它注入元素力后似乎可以千里传音。


这姑且算是我们之间的秘密。


——义兄。


那一瞬间有很多话想要宣之于口,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你似乎有些无奈,便开始询问我的近况,家常得不像是久别重逢的情人。


但这么多年了,我们大概也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。


你那边好吵。我捕捉到一些别的杂音,有哭声,有风的呼啸。你在哪?


在救援呢,他们老催我。他咳了两声。迪卢克,我得挂了。


最后再说一句吧,我爱你。


嗯。我捏紧了海螺。我也爱你。


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。


〈〈


骗子。


……


似乎有人在敲门。


蒙德灾后的重建很顺利,依托着多方力量,总算是让生活回归正轨——尽管地上的裂痕和心口的尖刺并不会马上消失,但时间是一切苦难过后的良方。


迪卢克看见门外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。


“请问,”见到陌生人,她似乎被吓了一跳,“凯亚先生住在这里吗?”


迪卢克沉默片刻:“他现在不在。”


“那……那可以请您把这个东西还给先生吗?”


女孩连忙去翻找自己的草编包:“父亲说骑士不能没有这个,还让我叮嘱凯亚先生一定把它收好。”


她的掌心里托着一个小巧的东西,上头砌着悲伤的颜色。


那是枚暗淡了的神之眼。


〈〈


我找到你了。


你原来就在离我那么近的地方。


被你救下的人们在摘星崖给你立了碑,在蒲公英丛中,用三两块石头便堆成短暂的一生。我曾经无数次走过这里,每次都只有结群的飞鸟在头顶掠过,要去寻找新的家园。


它们一直往南飞去。


骑士团的人告诉我,地震那天下了太大的雨,原本的列队很快就在恐惧与失重下溃不成军。他们把你叫做英雄,可我只想你的神之眼能够再度亮起。


现在倒不骗我了,那我也不会给你带酒。


修女对孩子们说,候鸟迁徙时会衔去流浪尘世的魂,然后将他们安置天穹,好能看见至亲——那你会不会也会像往常一样,随着它们进到我的梦里?


〈〈


凯亚被救出来时几乎没有痛觉了。


体温随着血液的流失迅速降低,所幸在最后把那女孩送出去了。他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,弥留之际回光返照般睁开眼睛。


“队长!”


“帮我,把海螺拿出来”他咳了口血,“……以后用得上。”


元素力早在救人时耗了大半,但撑完一段录音绰绰有余。


……


“义兄。”


“知道你不会说话。有没有受伤?”


“那最好了,我也很好,等忙完这阵我就去找你。”


“义兄,到时候午后至死给我半价呗?”


“在救援呢,他们老催我。迪卢克,我得挂了。”


“最后再说一句吧。”


“我爱你。”


*灵感来源于2021年7月14日汶川4.8级地震

评论(11)
热度(156)
  1.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一花逝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